人类社会

最近经常想到一个问题:我及我的同事,同学不得不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直到六十,惟一可能例外的原因是英年早逝。即使我们辛勤工作,步步高升,飞黄腾达,或者是更直接的,买彩票中了千万,so what?我们比猿猴时候健康了吗?我们吃得更放心了吗?我们征服自然了吗?现在到处是办公室病,劳累病患者,更多的人处在亚健康状态;非洲人没得吃,亚洲人吃不好,欧美人吃坏了;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人类有没有可选的其他生活,我觉得如果有,就值得思考它的可行性。我的社会比原始社会用目前发展的定义,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但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改善了多了?就拿我们政府来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山下乡,开山筏林,可谓轰轰烈烈,现在又开始反悔,保护自然,恢复生态,但为时已晚,还自己打了自己嘴巴。总之,如果原始社会没有违反大自然的规则,那就回到原始社会吧。不然等到人类集休反悔时发现,人类灭绝的原因,居然是发展,而凶手是自己。我的这种观点或许其他人提过,但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有多少?思考过的掌握人类社会命运的政治家、科学家们又有多少?

洋务运动

1956年,牟安世著《洋务运动》问世,该书在导言中称,“所谓洋务运动(或称‘同光新政’),乃是清朝统治者在汉族地主官僚和外国侵略者的支持下,用出卖中国人民利益的办法,换取外洋枪炮船只来武装自己,血腥地镇压中国人民起义,借以保存封建政权的残骸为目的的运
动。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反动的、卖国的、并以军事为中心的运动。”
难怪欧盟要武器禁运,原来是有传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