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怪圈

记得一年前还是我向Jet给Google做广告,说Google怎么强,它的核心竞争力,以及它觊觎的市场。
现在是该说点不好听的时候了。
第一点,它也evil了,为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放弃了自己的诺言。
第二点,它的广告计划,在它自己的网站还好,到其它网站,到处是它排版不咋的,没有个性的广告。
第三点,不保证自己服务的持续性和品质,总是发布beta的软件,买一个网站,加一句"in affiliation with Google"就完事了。
第四点,逐渐变得不专业,除了搜索功能,还没有一样东西绝对领先的。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欢迎增加。

上海

周日去了上海,可能是距离上次进城时间太久了的缘故,此次进城六七个小时,两次迷路。

上周从同事那拿到当代美学展的门票,免费,不去白不去,去了也白去,有专车接送。

第一次迷路是排队半小时吃到可口的汤包后,找久仰大名的南京路,不想愣是找不着,不得不靠问交警来解决。可能交警会想,又是哪块农村来的。

第二次迷路是怎么离开南京路,围着人民公园,就是找不着车。还好踫到同事,他快是半个上海人了,女朋友在上海读研,每周末都去,说不定她俩还在公园里躲过猫猫呢。所以跟着他没错,结论也是这样子的。

那个美术还不错,虽说基本不懂,但好奇心驱使我看完了全部。

两次迷路间的内容是梦游了南京路的一些地方,因为前一天没睡好。

再游上方山

    周六我跟我家LP再次长途跋涉,不远几里,坐公交到达了上方山,后缀国家森林公园,主要情景:

    露宿草坪,吃了半个柚子后,LP一个玩接水管,我一个人就小睡了一会。

    哆嗦缆车上,一山还比一山高,金身大佛,椤枷塔依次从眼前滑过。在上面没敢有大胆动作,总是怀疑工作人员不能保证缆车的安全性,我怕死~_~

    塔前徘徊,远处的苏州城比期待的要差,灰蒙蒙的;近处于石湖看起来不错,确立了下一站;塔边上的一家外国人,一群秧歌大妈,其他烂七八糟的人。

    靠出口处路边长凳小憩,消灭另半边柚子减轻负担,观察上下山形形色色的人。

    漫步园外石湖边,广阔的湖面,榭,桥,一塘即将枯萎的荷,其中仅存的一朵荷花,都还不错。

    以上记忆,并不完整,主要是占用时间较多的部分。

 

附:

    苏州公交415路路线:石路->金门路->何山桥->滨何路->石湖->越溪。

我的份量

刚才看一个故事,讲表演艺术家英若诚小时候在吃饭前想看看大家吃饭时找不到他焦急的样子,躲到一个柜子里,不想家庭太大,大家都吃完了也没发现少人,最后只能自己出来吃剩下的.

故事的点评是千万别以为自己多重要,不然会很失望,所以要提高自己的重要性.

的确,我自己的存在与消失只能影响到几个人而已.即使工作两年了,自己还不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是不是一种失败呢?

也许这只是一种追求而已.

附:英若诚介绍(我也不认识)

 

       英若诚,中国表演艺术家、翻译家,生于1929年,卒于2003年,祖籍北京。他1946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系,毕业后考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为中国戏剧家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并自1986年起一度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
  他的表演鲜明深刻,熔粗犷与细腻为一体。主要作品:话剧《地窖之门》、《保罗·莫莱尔》、《春风化雨》、《龙须沟》、《骆驼祥子》、《明朗的天》、《茶馆》、《推销员之死》等,电影《白求恩》、《知音》等,电视剧《马可·波罗》、《我爱我家》等。
  1982年,他在意大利当选为当年最佳电视演员。
  上世纪50年代曾翻译出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奥赛罗导演计划》,后又相继翻译了剧本《咖啡店的政客》、《甘蔗田》、《报纸主笔》及莎士比亚的《请君入瓮》、A.米勒的《推销员之死》等,并将中国优秀剧作《茶馆》、《王昭君》、《家》等译为英文。

公司遭难了

新闻:
明基西门子新婚1年分道扬镳
作者:周健森 | 出处:北京日报 | 2006-10-8 11:21:12
| 阅读
75
去年10月,西门子将其手机业务以倒贴的形式“下嫁”明基,曾被视为IT业的又一并购佳话。然而事隔一年,这段良缘却濒临分手
<noscript> <a
href="http://mopgg.mop.com/adclick.jsp?p=234"> <img
src="http://mopgg.mop.com/adshow.jsp?p=234" width="360" height="300"
border="0"></a></noscript>

  去年10月,西门子将其手机业务以倒贴的形式“下嫁”明基,曾被视为IT业的又一并购佳话。然而事隔一年,这段良缘却濒临分手。上周,明基对旗下的明基移动提出破产申请保护。为避免进一步亏损,明基将不再对这家德国手机业务子公司继续投资。

  “倒贴”婚姻难抵巨额亏损

  按照当时双方达成的协议,西门子除要自掏腰包填补5亿元的债务窟窿,还将向明基提供2.5亿欧元的现金与服务,并以5000万欧元购入明基股份,成为其策略股东。明基董事长李焜耀曾自信满满地表示,新公司将在2006年第四季度实现扭亏为盈。

  然而,根据明基本周最新的预测数据,截至上月底,收购一年来明基移动的累积亏损金额已超过8.4亿欧元;手机业务的亏损还连带明基整体业绩出现滑坡。明基方面测算,如果要挽救手机业务,可能将必须再追加8亿欧元投资。

  推诿责任双方开打口水战

 
 在明基宣布停止投资后,明基移动已由德国法院正式接管。尽管公司在名义上仍继续运营,但事实上所有生产和研发已于上周陷入停顿。受此次事件影响,将有约
3000名原西门子员工面临失业的风险。明基移动申请破产保护后,引发西门子方面的强烈反对。西门子CEO柯菲德公开表示,将可能对明基采取法律行动。另
外,西门子还叫停了合约中规定的拨给明基1.17亿欧元现金补助款的计划。

  对于可能失业的3000名原西门子员工来说,除了抗议明基的
行为外,还将矛头直指老东家西门子,认为其推卸责任。明基方面也表示,申请破产保护前,曾向西门子方面求助,但对方却以“生意就是生意”的说辞,拒绝施以
援手。这场口水战甚至惊动了德国总理默克尔。默克尔称,“西门子对前员工负有责任,而且这是一项必须认真履行的责任。”迫于压力,西门子正考虑建立
3500万欧元的基金来帮助其老员工。

  “明—西”品牌何去何从

  按照收购方案,明基可在5年内使用“明基—西门子”这个双品牌。李焜耀声称,明基停止投资后,其与西门子签订的协议仍然有效,因此仍将使用“明基—西门子”品牌;在明基移动更换管理层后,也可以使用这个品牌。

  但是李焜耀的这番言论遭到驳斥。西门子方面表示,将对明基是否有权继续使用西门子品牌进行评估。西门子发言人表示,其品牌只会允许长期合作伙伴使用。有消息称,明基正在与多家企业进行接洽,转让其德国子公司的经营权。

  巨额学费为中国企业上课

 
 当初明基与西门子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时,便有竞争对手大泼冷水,称“两只火鸡加起来,不可能变成一只鹰。”也有人以TCL并购阿尔卡特的失败案例警告
明基,“蛇吞象”的奇迹并不总会出现。作为明基的后台掌控者,宏碁创始人施振荣承认,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冲击,是导致明基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失败的主要因
素;而对于西门子原先亏损与竞争力快速下降的原因没有充分掌握,也造成合并后出现项目拖延和成本迟迟无法降低的问题。

  “明基花了上亿欧元,给中国企业好好上了一堂国际化的风险课。”德国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评价说,中国企业在收购欧洲企业时,如果盲目延续其旧有的管理模式,便很可能重蹈前人失败的覆辙。本报记者 周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