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了

  各种原因促成了这次上海之行。
  以前基本没去过上海。尽管知道上海很多高楼,但看到了还是有点惊讶。
  阴阴的天,黄黄的黄浦江,嗖嗖的风,仿佛到了另一个国度。
  长长的南京路上,没看到适合填自己胃的东西。让人垂涎的还是那个招牌:哈尔滨饺子,要了三两加上久违的地三鲜,值得回味的是那基本正宗的土豆香。
       热闹的太平洋有学校门口的影子,不同只是商更奸。
  回到苏州,踏实了,我的天堂。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九日的勿忙。

穹窿山

  10月12日,Team组织去了苏州西边的穹窿山,是一个森林公园。秋天嘛,自然各种颜色都有,很漂亮的。
  上真观,孙武苑是看到的主要景观。上真观看起来挺大,门两边是道家的八卦。道家的对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下联忘了。门票两元,大家都没兴
趣进,就pass了。孙武苑好像是吴国军师(不知是不是这个职称)孙武子归隐之地,简单却又精致的家当说明了他的身份,尤其是那张黑床。还看到了当代不少
人的涂鸦,伟大共和国的缔造者都想跟他比一比。
  中午大家在一个什么峰上吃午餐,面包杂粮应有尽有了,吃得还真趣。吃完了是斗地主和杀人,还有的瞎溜,各人自得其乐。
  山路有直上直下的石砖路和爬山公路。走着都不错。
  晚上吃的是藏书羊肉,量足,开始是香,后来就吃不下了。
  吃饱喝足就归来了。

看到一个笑话,分享一下

1.江姐来电问:国民党推翻了么? 答:被阿扁推翻了,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2.董存瑞问:劳动人民还当牛做马么? 答:都下岗了,不劳动了。 
3.红色娘子军吴琼花来电话问:姐妹们都翻身得解放了吧? 答:思想解放了,都当小姐了。 
4.杨子荣来电话问:土匪都剿灭了吧? 答:都当公安了。 
5.杨白劳来电话问:地主们都打倒了么? 答:都入党了。 
6.马克思来电话问:资本家都消灭了么? 答:都进中央了。 
7.上帝打电话问:看帖的人都回帖了吗?  答:没回的都在去见你的路上!